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kuailedelaolele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原创 寻找失去的青春  

2014-03-04 16:42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 原创         寻找失去的青春 - 老乐乐 - kuailedelaolele的博客
  
      日月如梭,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,当我满头白发刻意去回味那个难忘的岁月,那一辈子都在魂牵梦绕的地方,不由的感慨万千。火车谁没有坐过,可当我踏上寻找青春路的时候就不一样了,星挪斗转,人是物非, 站台还是那个站台,脑海里却闪现着四十年前那人声鼎沸,敲锣打鼓的欢送的场面,还有妈妈那惆怅的泪眼。一声长长的嘶鸣,火车载着我们这些血气方刚青年,渐渐远离,我探身望去,妈妈已经离我远去,可她廋弱的身躯依然还在跟随着车尾跑动,久久不肯离去,那种难舍难分的场景是每一个军垦人终身难忘的画面,母与子的分离,那种撕心裂肺的牵挂是何等的强烈。如今列车已不再是过去那种冒着黑烟拼命奔跑的火车,那个铿锵声已经成为历史的见证,舒适的电气化列车把我带入梦乡。
      六月已是沙枣花盛开的时候,戈壁滩上防风林里的馨香招来了多少青年男女的热恋,树影婆娑,枝叶在微风中沙沙作响,那个《沙枣花之恋》的故事在我脑海里盘旋,那曲《请喝一杯戈壁滩的茶》的优美旋律在我耳边回响。情爱是每一个人的需要,他是那样神圣,经历过军垦生涯的人为了自己的幸福,付出了多少艰辛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,一个个熟悉的面孔,一院院干打垒的土房孕育着他们的爱情,他们的后代。没有艳丽的玫瑰花,也没有《恋人浪漫曲》,更没有什么巴黎香水,有的也只是疏勒河边的漫步,和那沙枣树林里的窃窃私语,他们成了无话不说的知己,成就了一辈子永不分离的鸳鸯梦。
       一阵凉风把我吹醒,列车已到嘉峪关,城楼依旧古朴,庄重,春风不度玉门关已成为历史,远处白雪皑皑的祁连雪峰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,衬托着蓝天白云也凸显出河西走廊的幽静与深沉。绿色的青纱帐掩饰着一片片肥沃的土地,一个个风力发电机的叶轮不停地旋转,这与我们四十多年前的景色截然不同。
      四十多年前 光秃秃的戈壁滩,满天飞雪,我们喊着、累着,热气从棉帽中升起。满手的血泡、老茧,刨出了一条国防建设的水道,为兵团立下了不朽的荣耀。戈壁滩的地窝子和那亮晶晶的星星见证了军垦战士不可磨灭的贡献!
       军垦车站映入了我的眼帘,已没有了过去的旧模样,为了它我曾经挖土推车建设它的站台,虽然它已经记不清我的容颜,也不知道当中有我的青春血汗,我感觉到被冷落,它已无法顾及我的眷恋,挺着笔直腰杆迎来送往招呼着过往的列车。可在我的心里依然有它的身影,毕竟它的铁轨下有我夯实的土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汽车把我们拉往青春燃烧的地方,每每梦中总有他的身影,饮马农场的条田依旧那样宽阔,绿色的麦苗正在拔节,大渠里的流水缓缓的流入,在清风吹拂下摇弋着美丽的身姿,欢迎我们这些远方的来客!捧起一涴疏勒河的雪水,它是那样清凉,甘甜。咦,那不是我的小红马正在河边低头饮水吗?它还是那样强壮,曾打着响鼻围着我欢快的跳跃。我们洗衣服的的地方,好几个战友还坐在一块拉家常呢!物是人非,眼前只有疏勒河的流水依旧,可我思念的小红马和我亲爱的战友已不再回来了,在我的生涯里他们给了我帮助,在我迷茫绝望的时候,一张张饭票带着友情添饱了我的肚囊,是他们给了我力量。看着已成平地的大院再没有以往欢歌笑语,麦场上的库房孤零零的诉说着那些70年代,在他门前放映的大片,和那个叫三毛的放映姑娘。过去的情景让人难忘,那些久看不烦的大片,使人们汇聚在一起享受着那个年代的文化大餐。不是人们没有欣赏水平,只为那少的可怜的娱乐活动,也可以和心上人共享难得聚会。
     康拜因的机身已没有过去宏伟,它已被廋身的机悈代替,原来那个收割的画面里有我和战友们的身影,我喜欢听那隆隆的机器哄鸣,也喜欢看麦穗从收割台不断的输入,那里有丰收的喜悦,是我们血汗凝聚的劳动成果。我们已从那个时代中走过,不为脱粒挥汗如雨,满身尘土,那毕竟是我们的经过。
    一排排家属院还有旧的模样,住着的人已没有几个熟悉的身影,我想看看我的排长,人说他已与世长辞。我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,他的音容笑貌依然印在我脑海,他是我的良师益友,是我人生转折的启蒙者。想给他当面说声谢谢的话语他都听不见了,我为人生之短扼腕感叹!连队的战友就像过电影一个个从我梦幻中掠过,使我又回到了那难忘的年代,虽然历史已把那一页翻过,过去那些事情总会在梦里缠绕。人说不要纠结过去,放眼未来,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他就会不由自主的回想往事,因为人的青春是最美好的时候,不论一辈子经过多少艰苦岁月,记忆最深的还是青春时代。那疏勒河畔啊,这里有我们流血流汗建起的田园,有亲如家人的兄弟姐妹,还有我的青春岁月,我怎能忘怀。儿女们经常问我,几十年过去了你们兵团的人咋还那么亲!我去过好多地方,接触过许多人,可最留恋的还是河西这块土地,和这里的人们。为了这个情节,才使战友们一个个回到久别的农场,寻找失去的年华,这个情连接了几十年,就是没有忘记过去,才有战友们恋恋不舍的相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8)| 评论(4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